站内搜索

当代矿工

当代矿工
首页 >> 矿区新闻 >正文

央行年内第二次全面降准,降息或已在路上

2019-09-09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

 

 

    国务院常务会议4日提出“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之后,央行6日就如市场预料地宣布“普降”:9月16日起,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今年以来第二次全面降准。今年1月,央行曾全面降准1个百分点。

 

    不仅如此,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本次还获得了额外的降准支持,将分别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各0.5个百分点,合计1个百分点。

 

    据央行计算,上述普降与定向降准合计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其中,9月16日的全面降准释放资金约8000亿元,10月15日与11月15日的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1000亿元。

 

    东兴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王宇鹏向界面新闻表示,此次降准有四大逻辑,一是经济周期已经处于“较低位置”,“逆周期调节”需求增大;二是流动性指标偏低,信用扩张速度亟需提高;三是全球降息周期下资本外流压力减轻,中国货币政策操作空间更加宽松;四是财政政策“加杠杆”空间有限,“逆周期调节”更加依赖货币政策。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告诉界面新闻,定向降准已经难以应对目前的经济形势。近期经济金融数据显示,企业中长期贷款需求疲弱,投资仍然低迷,消费缺乏长期增长动力,内需前景堪忧。

 

    央行负责人特别强调了此次降准是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一方面此次降准释放的资金有效增加了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还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可以降低贷款实际利率。另一方面,定向降准有利于促进服务基层的城市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

 

    “在贷款利率并轨、贷款定价市场化程度提高的情况下,此次降准预计将比以往更为迅速和有效地传导到实体经济。”交通银行金研中心鄂永健表示,“降准有助于推动贷款利率下降,进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分析师指出,尽管市场对未来进一步降准仍有期待,但是空间进一步收窄,此次降准很可能是年内最后一次。8月20日,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明确表示,“从法定准备金率的角度来说,过去积累了一定空间,未来有一定的调整空间,但总的来说这个空间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大。”

 

    苏剑认为,除了全面降准外,也应降息,进一步降低利率水平。与此同时,继续通过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如中期借贷便利(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等,缓解流动性分层问题,引导资金流向小微企业。

 

    “预计会先降MLF(中期借贷便利)的利率,LPR(贷款基础利率)接着调整。”王宇鹏指出,“考虑到中国刚(启动)利率并轨,MLF利率下调的幅度还不太能确定。”

 

    有关降准公告再次表明,央行不愿意引发“大水漫灌”的预期。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降准与9月中旬税期形成对冲,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仍将保持基本稳定,而且定向降准分两次实施,也有利于稳妥有序释放资金。因此,此次降准并非大水漫灌,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央行一次性宣布了9月、10月、11月的三次降准,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避免分次宣布可能对央行政策的误解,与此同时,王宇鹏认为,这次提前宣布有助于改善和引导市场预期,尤其提振企业家信心。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此次降准并没有涉及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据央行介绍,这三类公司的法定准备金率为6%,是金融机构中最低的,已处于较低水平。

 

    7月15日以来,我国存款准备金制度已确立“三档两优”的新框架。具体来看,存款准备金率有三个基准档,第一档是大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大型银行包括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交通银行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家商业银行;第二档是中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中型银行主要包括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第三档是小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小型银行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此前,三个基准档依次为,13.5%、11.5%、8%,9月16日则分别降至13%、11%、7.5%。

 

    在三个基准档的基础上还有两项优惠:一是第一档和第二档银行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考核标准的,可享受0.5或1.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优惠;二是服务县域的银行达到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考核标准的,可享受1个百分点存款准备金率优惠。考虑到服务县域的银行作为普惠金融机构已经享受了低档的存款准备金率,因此不再享受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的优惠。享受“两优”后,金融机构实际的存款准备金率水平要比基准档更低一些。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