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代矿工

当代矿工
首页 >> 散文 >正文

家有小女初长成

2014-03-06
来源:当代矿工 作者:韩丽

    经历了心心念念的怀胎十月,我的小女儿终于降生了。记得听到她的第一声啼哭时,我激动的眼泪伴随着过了劲的疼痛终于喷薄而出。

    刚出生的她,浑圆浑圆的,看着不怎么胖,却有七斤半还多。直到现在,抱着她我还偶尔调侃“你的肉肉像爸爸,结结实实的,我们是个棒小伙是不是?”每次给她洗澡,看到她只身裹着个鲜亮的红兜肚,总是很自然就联想到杨柳青年画中骑着金色大鲤鱼的胖娃娃。

    迄今为止,我的小女儿马上就满三个月了,经过我和她爸爸的反复琢磨,终于敲定了报户口的名字:张梓桐,作“凤栖梧桐”之意。

    也许是隔辈儿亲,我妈常说:“小娃娃吃饭比她妈可强多了,只要是饿了,抱着奶瓶子喝得咕嘟咕嘟的,看着都香。”说实话,我小时候吃饭,那叫个让人头疼,整天跟神仙似的从不觉饿,好歹得大人千方百计地哄着吃。我暗暗欣喜:这孩子这点像她爸了,吃饭泼辣。 

    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在这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小女儿更是几天一个样。起初跟她爸爸简直一个模子,到现在看又有些像我小时候百天相的脸庞了。但小脑袋始终是圆圆的,小脸蛋也圆圆的,真像个卡通的娃娃,因此小名也基本就成了“蛋蛋”。

    毕竟是小女孩儿,起先睡觉的时候很容易受惊吓,有时在梦中就哭出声了,那声音真像只小绵羊。但民间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说是每个刚出生的娃娃在梦中都要跟着一个叫曹奶奶的人学本事,学得好的,曹奶奶就会表扬,所以娃娃梦中就笑了;没学会的,曹奶奶就会不客气地打娃娃几下,因此娃娃睡着睡着就哭出声了。每当她哭着睁开眼睛,我就会轻轻地摸摸她的头,抱起她摇摇唱唱。小孩子在大人怀中是最有安全感的,她在我爸的腿上或者我们的怀里通常睡得很稳,有一阵子,一放到床上,她马上就醒来了。

    小孩子每天都在长本事,前一阵是会把手攥紧往嘴里送,现在是心情不错的时候会看着你“哼啊哈啊”的,想要说话的样子。每天下班吃完饭,当她一个人在床上玩得时候,我就看着她和她说话。虽然知道她可能什么也听不懂,但你说个什么恰巧她嗯了一声,你就会觉得特别有意思,仿佛这么个小大人她已经学会倾听并做出反应了。

    蛋蛋也有不太乖的时候,把几个大人忙得手舞足蹈、焦头烂额仍然做不到她心坎里,她就一声接一声地抗议,哭得把我的心都快要揪起来了。偶尔放点音乐会稍稍有所缓和,我就在想这是不是胎教的作用呢?总之,对于没有丝毫经验的我俩来说,这简直就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所以只好“摸着石头过河”了,庆幸的是父母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二姨说,女人一旦有了孩子,整天满脑子就是家和孩子。可能是吧,反正在街上看到小孩子就会想到我家蛋蛋在干什么呢?上了大街就会想想我的蛋蛋缺不缺什么衣服。只要一想到她那张圆圆的小脸以及那弘如泉水般清澈而天真的眼神,什么烦恼都会立刻被抛到九霄云外。

    看着蛋蛋一天天地长大,我会设想她以后上小学、初中还有大学时的情景,想到以后她也会成家,心里竟不由地变得凄凄楚楚起来,仿佛自己种了多年的一个大西瓜,有一天终究要被别人抱走。于是,我的眼角边竟莫名其妙地滑出一滴眼泪,不知是欣喜,还是眷恋。

【责任编辑:liu】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