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代矿工》杂志官方网站
  • 地址:北京市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
电话:010-84657854

延迟退休 只为陪你渡难关
——记郑煤集团超化矿综采队机修班班长王丙永

□刘春灵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近段时间,郑煤集团超化矿综采队机修班班长王丙永最能体会到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38年工龄,他为煤炭事业倾尽一生;23年党龄,他锤炼了坚韧不拔的品性。从青春懵懂到年近花甲,时光匆匆,衰老了容颜,却未带走他对煤矿的坚守与热情。岁月的沉淀,让他对矿山的热爱增厚了一层又一层。然而,万般不舍,终有一别。2021年10月份,王丙永便可提出退休申请。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他却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决定:延迟退休,继续留在工作岗位。

对于这个决定,很多人瞪大了眼睛,表示不解和质疑。只有和他朝夕相伴的工友才能读懂王丙永的心:他想陪企业再走一程。这是对企业的牵挂和感恩,更是一份满满的责任和担当。

1984年参加工作的王丙永,一直从事井下综采机修工作。1997年,调入超化矿,继续从事他的老本行。工作单位的变动并没有让王丙永出现任何的生疏感,14年工作经验的积累,给了他足够的信心和底气。

做事认真、工作踏实、思路清晰、技术过硬的王丙永很快得到了新同事和领导的认可,凭着卓尔不群的表现,一年后,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两年后,他便走上了班组长的岗位。

身份的转变是一种鼓励,更是一种鞭策,这让原本就积极上进的王丙永不敢有丝毫懈怠,对自己的要求也更加严格起来。身为一名班组长,他必须学在先、干在前,决不允许自己的专业知识出现盲点。然而,随着综采设备的更新换代,设备零部件、性能、原理都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化,维修过程中自然会遇到很多之前未曾遇见过的问题,要想做到任何时候都能 “手到病除”谈何容易。但山再高,往上攀,总能登顶。几十年来,他做到了,转载机、运输机、滚筒、牵引、摇臂,任何设备出现任何故障,他都能及时解决。工作零失误的背后,是日复一日地学习、总结和积累。每次更换的新设备,他都从头到尾研究一遍:如何安装,如何拆卸,运行过程中会遇到哪些问题,有哪些解决方案。通过预想预知,提前把功课做足,未雨绸缪才能在问题面前得心应手。

人不率,则不从;身不先,则不信。王丙永时刻牢记共产党员的身份,不怕吃苦、甘于奉献似乎是他的一种本性。近几年,受地质条件影响,超化矿一直采用低位放顶煤,出渣多,对设备损耗较大,尽管平时精心维护,但依然有不少突发状况发生,王丙永总是干在现场,盯在现场,在井下连续作业20多个小时是家常便饭。很多时候,忙完井下,还得忙平地,和供应科协调设备采购,到机修队商讨加工所缺配件,去废料库挑拣可用材料。“王班长是我们的主心骨,有他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终日的忙碌,让他无暇顾及豫东老家80多岁的父母,工作近40年,他只回家陪父母过了3个春节。还企业一份情,却欠父母一份孝,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但他不后悔,“大家”“小家”二者不能兼顾时,他总能胸怀大局,义无反顾选择前者。这是不忘初心养成的一种习惯,是牢记使命流露的一种自然。

优秀的人必将带出优秀的团队。机修班的10名员工个个对王丙永表示钦佩,但他要的不是一花独放,而是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能掉队。他经常利用业余时间组织职工学习机电维修知识,把自己所掌握的技能毫无保留地传授他人,并把现场当做教学的主阵地,从排查故障到限时处理,从日常维护到应对突发问题,每一步操作,都从故障原因、处理措施、原理依据等方面拆分讲解。如今的机修班,个个都是精兵强将、人人都能独当一面。多年的班组长一职,让他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别的班组经常发生的因分工拌嘴,因工分闹矛盾的现象,在机修班却很少发生。王丙永深知组内每个人的脾性,擅长做什么,短板在哪里,他都一清二楚,如张水全思维敏捷但脾气急躁、孙健干活实在但缺乏主见、王建辉安全意识强但干活不精细等,王丙永就根据每个人的特点进行业务分工,扬其所长,补其所短,一组组最佳拍档激发了班组活力,出色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任务。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该退休的年龄。王丙永也计划着退休后回家好好陪陪父母。但事与愿违,一场自然灾害让超化矿处于停产状态。在“全员战时”的一声号令下,王丙永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重新投入到紧张的“战斗”中。

“现在的活儿更苦、更累,再说超化矿也不缺你这一人,能走不走,何必呢?”不少人好言相劝。“老兄,到我这来吧,以高出你现在双倍的工资诚邀你。”几家单位同时抛出橄榄枝。

“现在是困难时期,也是用人之际,走了也放心不下,我要留下来,陪养育我的超化矿走完这最艰难的一程。”面对别人的劝说和外单位的聘请,王丙永想都没想就坚定地说。机修班组的员工对王丙永也是万般不舍,他们想在老班长的带领下,再拼一回,再搏一次,为矿井早日复工复产赢得宝贵时间。

矿井追排水期间,管路连接是首要任务,短接、弯头、变头等小型配件用量大,无法满足现场需要,王丙永每天马不停蹄井上井下两头跑,现场量尺寸,平地画图纸,加班加点和机修队工人一起加工。“有啥需要,找班长。”面对职工的信赖,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王丙永以“啥时需要啥时到”作出了回应。此时的他,恨不得分成三头六臂,再为矿井多出一份力。

受自然灾害影响,超化矿井下工作面设备几乎需要全部更换,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由于设备被水浸泡,几乎锈死,拆卸异常困难,特别是采煤机电控箱、牵引等10多吨重的大型物件,普通工具根本无法完成,需借助倒链移、大锤振等多种方法,并不停变换方位和角度。由于井下巷道变形严重,淤泥深,空间狭小,他们边落底、边扩修、边拆卸,很多时候需要弓腰90度甚至趴在煤泥上才能完成拆卸任务。条件恶劣、困难重重,王丙永全然不顾,把困难踩在脚下,甩开膀子、撸起袖子,带着他的团队干得热火朝天,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为了矿井早日恢复生产。”

38个年头,王丙永为煤炭事业贡献了他全部的力量,1万多个日夜,王丙永早已和超化矿融为一体。百米井下,书写着他一个又一个拼搏的故事,地心深处,留下了他激情燃烧的岁月。在最后与超化矿相偎相依的日子里,他依然选择用实干反哺、用奉献作别,留下对超化矿最深的情,最浓的爱。

(作者单位:郑煤集团超化煤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