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代矿工》杂志官方网站
  • 地址:北京市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
电话:010-84657854

刘永红的“四把刷子”

□彭光淑 向强文 罗超

要被公众认为优秀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说白了总得要有几把“刷子”才行。这不,重庆巨能川九公司的刘永红就是凭着他那“四把刷子”成为了公司一张亮丽的“名片”。

1978年出生的刘永红,200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工作二十多年的他,从一名普通技术员逐步走上了管理岗位,如今他是五阳项目部、黑龙关项目部经理及党支部书记,高级矿建工程师及公司副总工程师。近年来,他本人及项目部获得能源集团、巨能集团、川九公司优秀项目经理、优秀共产党员及创效发展奖、十佳项目部等十余个奖项。

第一把刷子:会打“算盘子”

“一个项目要干得好,除了技术过得硬,还要创造利润才行,所以成本控制也是关键。”对于项目管理,刘永红是这样解读的。

“我们人手本来就紧张,为什么还让我们来加工?”“是呀,三个掘进队钢筋梯子梁用量这么大,为啥不买成品梯子梁,现在把‘算盘’都打到我们头上来了。”2018年4月6日,黑龙关项目钳工队长繆惊伟给工友们传达调度会指示时,引来了李小伟、王朝勇等钳工的抱怨。

原来,为控制材料成本,刘永红在会上安排钳工队负责钢筋梯子梁的加工制作,并纳入考核管理,工人们觉得工作量突然增大,所以很是抱怨。繆惊伟边安抚工友边统筹安排日常工作和新增的加工任务。

第一个月考核结果出来时,刘永红告诉繆惊伟,你们自制加工工作为项目部节约了10多万元,按考核规定,每人收入可增加1000元左右。繆惊伟听后小跑式地冲向工友们转告好消息。

事后,钳工王朝勇碰到刘永红,主动向前打招呼,并高兴地说道:“刘经理,你这‘金算盘’打得好,不仅让项目部节约了费用,还让我们包包也鼓了起来。”

“现在我们一直是自制加工梯子梁,不仅每年为项目部节约100多万元材料成本,我们多了这笔‘外快’,工作也有了干劲。”繆惊伟说。

“这是谁扔的?”刘永红捡起地上一颗8毫米的螺钉,大家互相看了看,见没人回答,刘永红沉下脸说:“虽然这颗螺钉看起来不值钱,但还可以用嘛,如果每个人都大手大脚,一年下来这笔浪费也不小。”

“是不是‘抠’病又犯了,平时看着大大方方的,没想到这么不起眼的小东西也让刘经理如此心疼。”掘进二队彭李跟几个工友私下嘀咕着。2021年5月10日,在五阳项目部又发生了一桩“抠门”的逸事。

其实,在刘永红身上,“抠门”的逸事还很多,这些都只是一小部分缩影。近年来,他管理的项目成本费用都在逐年降低,2020年,黑龙关项目成本费用降低了5%左右,五阳项目成本费用降低了3%左右;2021年上半年,两个项目部的费用降比已控制在5%左右。

第二把刷子:敢吃苦能吃苦

2010年10月,刘永红在担任石圪节项目经理时,同时担任黑龙关项目经理;2013年11月石圪节项目完工后,他又同时担任了五阳和黑龙关项目的经理;2015年9月~2017年5月又兼任了小保当项目的经理,每个项目之间的距离都在200公里以上。这些年来,他就在这四地之间来回奔跑。

“刘经理同时管多个项目,不仅要会用‘分身术’,加班加点更是常态,工作时间对他就像皮筋一样,可以拉长、再拉长。”司机程波说。

2011年11月15日深夜两点多,刘永红的电话突然响起,石圪节项目的安全副经理蹇福建在电话里急促地说,井下15110工作面发生了冒顶事故,有两人被压,现在生死不明……刘永红像触了电似的从床上弹了下来,袜子都来不及穿,急匆匆穿上衣服就边跑边安排蹇福建迅速启动应急预案,边跑边叮嘱他一定要科学施救,全力抢救伤员,他三分钟不到就飞奔到了停车场,马不停蹄从黑龙关赶往石圪节项目。一路上,他通过电话远程指挥抢险,并不停询问救援进展情况。

“王朝勇,这边再来几个人,这几个石头太重了,不要用手搬了,快去把千斤顶拿出来……”到达现场后,刘永红立即下井增援指挥。因救援措施得当,经过8个小时的艰苦救援,两名被困人员成功获救。

“辛苦刘经理半夜跑一趟,简直太吓人了,我以后一定要遵守安全规定……”获救工人刘平则心里很是愧疚。

“现在好好养伤吧,今后一定要吸取教训,但这次事故绝不姑息,必须按规定处罚相关责任人。”刘永红的语气关切又严厉!

第三把刷子:敢想敢试敢闯

刘永红在工作上除了能吃苦以外,思想观念超前,敢于在铺满荆棘的矿山道路上大胆探索,大胆尝试,并率先在井巷施工向煤炭开采的转型上走出一条新路,闯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2013年下半年,黑龙关煤矿因受外部因素影响,矿井被停建,造成川九项目部施工的井巷工程无法进行竣工结算,近两个亿的工程款回收出现了巨大风险,井下设施设备也将面临巨大损失,这给公司的经营发展带来了重大挑战。

刘永红说:“我作为项目经理,看到如此大笔工程款无法确认能否收回,焦虑得饭吃不香,觉睡不好,总觉得有一块石头压在我心头。”

在山西打拼多年的刘永红,有很强的市场前瞻性和洞察力,他说像这种水文地质简单、低瓦斯、好煤质的煤矿市场前景很好,停建就是浪费资源,如能恢复生产,不仅工程回款有希望,还能解决富余人员,于是他主动出击与业主沟通恢复生产。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两年多的反复沟通协商,2015年8月终于迎来了一线曙光,矿井获准恢复生产。

然而,因停产两年,一线作业人员大量流失,同时缺少启动资金,复工又遇到了困难和挑战。但刘永红并没有气馁,他想如果能用我们现有的资源,并以公司转型发展为契机,在继续做好井巷工程施工的同时,又向下延伸产业链,帮助业主采煤,这样整个煤矿就能盘活了,公司今后在潞安市场的生存空间也会更大,路也会越走越宽。

他的这种超前意识得到了公司领导的大力支持和认可,在公司的帮助下,又经过了长达半年多的洽谈,终于与业主达成了互利共赢的合作协议。

2017年7月10日,11601综放工作面首次开采,日产量达3000吨。随着采煤技术和生产设备的不断提高,产量逐年增长。截至2020年累计产煤近400万吨,2021年预计将突破180万吨;工程收款也逐步向好。

第四把刷子:敢为敢干敢拼

2020年春节,黑龙关项目部原定于2月4日复工,但突发的新冠疫情让员工无法返岗,生产被迫按下了“暂停键”。

刘永红称,如果晚一天复工,进度就要拖延一天,所以我们“等不起,慢不得,也坐不住”。在家心急如焚的刘永红一边用电话与业主沟通,一边到社区开具健康证明。

2月7日早上7∶00,刘永红独自驾车启程返岗,那时全国实行封闭管理,他几经周折才“闯”过了四川、陕西、山西每个疫情“卡点”。

“我从重庆赶回来筹备复工,现在就差一步之遥了,麻烦你放我通行吧。”“不行,村里有规定,外地人一律不准进村。”刘家庄村值守人员果断阻止了刘永红的通行。

晚上8∶00左右,刘永红刚到达项目部村口时,看见“防疫期间外地人一律不准进村”的标语横在路中间,他减速下车,手拿着健康证明向值守人员耐心解释,无论怎么“求情”,值守人员坚决不放行,半个小时过去了,天越来越黑,肚子越来越饿,无奈之下,刘永红用电话向业主和当地政府求助,最终同意由业主出具书面担保放行,当到达项目时已是晚上9点多,他泡了从车上带来的方便面填饱了肚子。

回到项目后,他一手抓复工,一手抓防疫。一边与政府和业主沟通,一边部署复工和防疫措施,并安排了职工私家车于2月18日、20日、23日分批次将170名员工护送到岗。

“在家里着急得很,好在刘经理安排‘专车’护送我们。”2月18日,工人王守炳、景云峰坐上返岗“专车”时感慨万千!

为了规范隔离,刘永红组织春节留勤人员迅速改造了175间隔离室,35间楼房隔离山西本地员工,140间板房隔离其他省市员工。

“刘经理想得太周到了,不仅有独立隔离室,还有专属保温桶,每个桶上写有名字,由专人送到我们门口。”掘进队长刘小江说。

2月28日,项目部正式复工,掘进队和采煤队开足马力追赶工期,生产很快就步入了正轨,采煤量每天达5000吨左右,巷道掘进每天约28米。2020年,该项目不仅抢回了疫情损失的工期,产值达1.2亿元,并超额完成了计划任务的105%;同时收款超亿元,上缴公司利润达五千万元。

“目前,五阳和黑龙关两个项目的生产进度已超计划任务,下半年将继续发力,卯足干劲完成公司下达的任务指标。”当谈到2021年的任务指标完成情况时,刘永红的回答掷地有声。

(作者单位:重庆能源集团巨能川九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