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代矿工》杂志官方网站
  • 地址:北京市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
电话:010-84657854

文化

善良 温暖与爱
——《陌上花开蝴蝶飞》序

徐迅

南国草木深。葵花、金丝菊、格桑花……云贵高原的红土地上生长着许多繁茂、肥美、诱人的花朵。正是这深深草木与花朵的日浸月润,杨华的散文集《陌上花开蝴蝶飞》才有了一股浓浓的草木花朵清香。拨开扑面而来的清香气,我在花草的根部仿佛看见了“善良、温暖与爱”这三个朴实且美丽的词汇。

先说善良。“人之初,性本善”,善良是人类的天性,是人类得以繁衍和延续的最根本原因之一。杨华的散文《鸟窝》,就是这样一篇描写人类情感的“善良之作”。一个鸟窝掉在了地上,她捡起来将鸟窝放到树上,原以为鸟儿会回到“窝”里,但是没有,于是她天天为鸟儿能否找到鸟窝而担心、牵挂。看到她的担心,一位生物老师又以许多鸟儿不回鸟窝过夜安慰她。这篇散文叙述的是“爱心善意”的精神传递故事,展示的是人世间最为美好的情感。善良是什么?杨华在《来自故乡墓地的安全感》这篇散文里,借用她父亲的话说,是“心里的善良,就是你脸上的微笑和面对生死的坦然……是一种独特的照亮人间的光焰”。有其父必有其女,杨华算是有着善良的“家学”渊源。

其次,说说温暖。杨华的散文有很多“温暖”的描写,她甚至在《生命的裂缝》中直接说了她对温暖的理解——“温暖是坚不可摧的精神力量,是裂缝真正的内在之美。”因此,在她的笔下,温暖始终充满了一种内在之美。这种美,历久弥香。开始,这种温暖是乡土给予她的。如《阳光的味道》中的“土墙外的小路上,外公背着满满一竹箩胡萝卜回来。他的身上有泥土和萝卜的气息,还有淡淡的烟草味”。再如《陌上花开蝴蝶飞》中的“……左手轻盈地捋过大襟,坡过胸前来到右侧,从脖颈的立领向腋下至腰间,右手帮衬着扣上精心缝制的一排小布扣。那流泻指尖的不仅是一种温婉的柔情,也是生活的从容和淡定……”她体会的“阳光的味道”,看乡村穿大襟衣的女人,写乡村岁月的缓慢生活,都散发着一种朴实的温暖气息。这种温暖又来源于煤矿。独特的矿山生活,让她懂得了煤,懂得了另一种温暖。她坚信煤炭是有生命的、有尊严的,煤炭的灵魂就在于它本身具有阳光般的温暖……如此,她的情感抒发和对生活的描摹就多了一种温暖的照耀,多了一套手法。例如《火把果红了》,她说火把果红是“挖炭人才从地心捧出来的光焰,而那火焰上空似乎飞舞着一只通体透红的火鸟”。如果没有煤矿生活,我想她不会有这样的想象。

第三,说说爱。母子情、夫妻恋、父母爱……亲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杨华说她至今还与儿子保持着亲笔书写这个古老的通讯方式。她很爱她的儿子,她写儿子的散文《恰葵花少年》如行云流水,从头到尾都荡漾着一种浓酽酽的母爱。当然,她写得最多的还是父母:“母亲因病生活不能自理,父亲总把脸盆端到床边,一边和母亲开玩笑,一边为母亲洗漱……”在《相濡以沫》这篇散文里,她描绘了父亲给母亲剪指甲的一个场景:“母亲端坐在沙发上,父亲坐在紧靠母亲身旁的一个小木椅上……我看到两个佝偻着重叠在一起的背影,银白、略显凌乱的发丝在透过玻璃窗的暖阳下白得耀眼。”这是多么温馨的生活画面啊!在散文《带着微笑上路》里,她用大量生活细节铺垫,写抱病在床的父母双亲:“身患癌症而住在省城医院的父亲得知母亲在家生病,坚持回家与母亲厮守在一起;而卧病在床的母亲随口说了一句父亲以前做的鸡蛋面好吃,细心的父亲就立即擀起面来……她日夜服侍因病躺在床上父母,父母心疼她,梦里几乎异口同声地叫她睡觉……”如此相濡以沫、不离不弃、儿女情长、家长里短,她娓娓道来,写得令人动容,也让人感觉到人世间最温暖的亲情与最美好的爱情莫过于此。

杨华曾参加过我们与鲁迅文学院共同举办的煤矿作家班,只是我仅在开班与结业时去过,驹光易逝,缘悭一面。读到她的这部散文集,我才知道她是云南曲靖中村煤矿的一名护士,一位美丽的白衣天使。偶尔,她也会穿针引线,刺绣几朵娇艳的牡丹,但她最喜欢的还是静静地看书或写几段如“格桑花”一样在静寂中开放的文字。我理解,这种文字就是善良、温暖与美的书写吧。善良、温暖与美,归根到底都是源于爱。

冰心老人说,有了爱就有了一切。

信然。

(作者单位:中国煤矿文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