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代矿工》杂志官方网站
  • 地址:北京市芍药居35号中煤信息大厦
电话:010-84657854

口琴陶冶了我

□贺志伟

连续20多天和妻子看完了电视连续剧《两个女人的战争》,除了为故事的情节感慨之余,又一次被主人公齐伟在农村插队时吹口琴的画面所打动,音乐和意境太美,让我不由得思绪万千。

也许我是“60后”的缘故吧,血统里遗传了不少父辈的爱好。20世纪60年代,那是一个业余生活比较匮乏的年代,当时中国与苏联关系比较密切,青年人除了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再有就是学习手风琴、口琴这些洋乐器,在当时看来十分“高大上”。父亲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口琴爱好者,受其影响,我在上高中时,也不自觉地学起了口琴,我记得那是一支敦煌牌单音口琴,面板已经不再鲜亮,一定是父亲吹了不少时月,一些簧片已经发出沙哑的声音,由于好奇,我还找来小改锥拆开口琴找毛病进行了简单修理。

我看书进行自学,发现这个乐器就得自己一人琢磨,借助《口琴吹奏方法》,我拿着口琴,自己找到音阶,吹气、吸气,从一个音符开始学起,第一首吹响的是《卖花姑娘》。

现在的电视剧大凡反映知青爱情的片段,常有吹口琴的画面出现。齐伟吹的是《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虽然仅仅是这首歌曲的片段,但在电视剧中用于开头、中间、结尾三个部分,柳岩等演员饰演的主人公生活在不一样的年代,有着不一样的心境。

我上网找到全段的口琴曲《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来听,听着听着却无比感伤。 口琴的前奏响起,怀旧的情绪就冉冉升腾。在家里听,在上班路上用手机听,把音乐作为来电铃声听,介绍给我教的学生们听。他们说:“太好听了!”听曲的人,各有各滋味。“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挥动鞭儿响四方,百鸟齐飞翔,要是有人来问我,这是什么地方,我就骄傲地告诉他,这是我们的家乡……”口琴演奏家吹奏的技艺比电视剧中的口琴配音高明了许多,一个节拍一个音符,句句都刻在我心上。

今天再次抚摸手中这把口琴,那走过的三十多个春秋,一起随风吹送而来。那些喧嚣还未登场的日子,单纯平静的日子,陪女儿在出租屋决战高考的日子……吹口琴对于我来说就是关起门来自娱自乐,深感技艺不能登大雅之堂!可许多事情往往总是身不由己。

记得2010年秋天,企业安排我们去祁县武警部队参加为期半个月的准军事化训练,其间企业员工要与部队战士搞一个联欢会,我们每个参训的连队必须出两个节目。苦于文艺人才缺乏,关键时候又不想掉链子,连长只好挨个儿问队员会什么才艺,我说:“口琴。”可是从家中出门并没有带口琴,以为这事就过去了。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连长居然把口琴给我在驻地附近买下了!我不好拒绝,也没有简谱可看,把记忆中的《草原之夜》练习了几遍,让我一个宿舍的同志们提供了一些意见,就登台表演了,上台后,看到台下有集团公司的领导、同事,有武警部队的战士,黑压压坐满了大厅,我紧张得连台词也不敢说,我们集团公司电视台的主持人一报幕,我就战战兢兢走到了麦克风前,还好!当我把口琴吹响的那一刻,什么都忘记了。军训结束后,我因为口琴表演成功,获得“优秀训练标兵”称号!2015年元旦,我们技工学校又搞了一次职工迎元旦文艺联欢会,我有了上次的经验,上网找到伴奏音乐,这样口琴演奏就不再那么声单调薄了,后来老师们还说:“贺老师,深藏不露啊!”

那些美好的记忆也许都是为逝去的怀念准备的吧。春光旖旎,曲水流觞,何不拿起口琴,让优美的口琴声飘荡在皎洁的月光下。

(作者: 山西焦煤技师学院)